筆趣閣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與仙為途 > 第五十章 送貨上門(求收藏,推薦)

第五十章 送貨上門(求收藏,推薦)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命令下達之后,很多的蠻族騎兵看著對面的大山,大山被積雪覆蓋,只有很少的騎兵下到河谷,然后可以看到對方爬上。

    但是這里的山要是那么容易攀爬,早就被翻越過來了,爬山的蠻族士兵開始砍伐樹木。

    只有很少的勇武之人,鉆進了對面山上的密林里面,更多的是無比的沮喪回來,這種天氣,這種環境,哪怕就是經驗最豐富的獵人,也不敢輕易進入自己不熟悉的區域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對面山上一人忽然從山坡上滑落下來,直接砸在了河谷里面。

    “勇士們,拿起武器,死也要死在戰場上。”一名蠻族將軍開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夠了。”蠻王看著前后,前面是不斷落下的樹木,雪堆,后面是雄關。

    “墨……我答應你的要求,我要你殺死這次背后的主謀。”蠻王閉上眼睛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就請你簽了這個,我保證對方活不過三天。”墨渾身籠罩在皮毛里面,一雙眼睛居然沒有眼白,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“…….”蠻王咬破手指,在一份古老的卷軸上摁小手印。

    “我先走了。”墨拿起卷軸,滿意的看了一眼,然后就離開了。

    很快就消失在騎兵隊伍里面了,蠻王開口說道:“抬我過去。”

    “莫爾,投降吧,不過我們要向飛虎軍投降。”蠻王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……。”莫爾跪倒在地,其余的騎兵也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大寧帝國邊關守將與飛虎軍,飛熊軍等本身關系就不好,這一次咱們把功勞給飛虎軍,那些邊關守將心里肯定不舒服,當這種不舒服不斷的累積起來,那么大寧帝國內亂就要到了,喊話吧。”,蠻王感覺自己有些眩暈,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大王。”周圍的蠻族將領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喊話!”蠻王大聲喝道。

    “我們投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們投降了。”劉成聽到這一聲聲喊聲,再看到清理了積雪樹枝過來的蠻族騎兵都是空手,才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蠻族有戰斗至死的習慣,所以這數萬騎兵該怎么辦,劉成心里也沒有底。

    “劉將軍,你們是怎么收服平陽關的。”蠻王被人抬著,看著劉成問道。

    “這本身就是我們的計劃……。”劉成開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劉將軍,就不必隱瞞了,這計劃于已經是好幾年了,各個關口都有我們的人,很可惜啊,這一塊山崖落下來的時機不對啊,劉將軍,我死了之后希望你們可以善待我的族人,另外也希望你們能把我的尸體丟在荒原……噗!”蠻王開口說道,語速很快,然后手里一把匕首在脖子上一抹。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“大王!”

    劉成看到蠻王這樣,深吸一口氣:“來人,收斂好大王的尸體,其余的押解俘虜。”

    當然也遇到一些蠻族騎兵要沖鋒的,但是這邊長槍陣地直接讓這些蠻族騎兵成了烤串。

    俘虜被甄別一番,然后就被送到了平陽關,平陽關里面到處是帳篷,因為很多的東西都被燒毀了。

    直到天黑,都還在進行俘虜的捆綁,甄別。

    天黑之后,垮塌的懸崖上出現一個人,這人身上白色皮毛衣服,在黑夜里面根本不顯眼。

    “這是人為的?”墨低聲嘀咕,眼睛里面亮起來靈光。

    “還是沒有靈力波動,看樣子這蠻王的確該死了,不過也幫我大忙了。”墨低聲嘀咕。

    然后墨身影一閃,就朝數百米遠的地方掠過去了,地上只是留下淺淺的痕跡。

    一名士兵忽然感覺渾身冰涼,一下子睜開眼睛,就看到身前一個黑影,這黑影眼睛中閃過一道綠光。

    “說吧,這山上是誰在指揮?”墨低聲問道,聲音很輕。

    “李監司。”這士兵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“那么這上面砍樹,滾雪球是誰的主意?”墨開口繼續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劉大師。”士兵繼續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劉大師是誰?”墨皺眉問道。

    “是傷兵營的統領,醫術很高,劉大師……。”士兵還要說。

    “這山崖是怎么垮塌的?”墨阻止了這士兵繼續說,然后問道。

    “忽然就跨了,我們也被嚇了……。”士兵繼續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李安住在什么地方?”墨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下面的傷兵營里面。”士兵開口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,睡吧,睡吧。”墨開口說道,這士兵迷迷糊糊的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然后這士兵胸口就被一把利刃直接穿透了,這士兵猛然睜開眼睛,墨眼睛里面一道綠光,這士兵身體里面好像什么東西被吸走一樣,而穿透士兵的利刃,上面散發著淡淡的紅光,這士兵的身體逐漸干癟下來。

    “可惜啊,這次死的人多,但是我沒什么收獲啊。”墨看著手里的長劍紅光慢慢暗淡,嘀咕道。

    這士兵尸體被墨直接丟在了山崖下面去了,那邊尸體很多,有些還是比冰凍的。

    然后墨就朝樹林那邊掠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嘖嘖,權貴之人啊,居然還修建了棧道。”墨來到這邊,看到了棧道,棧道下面就是上兵營。

    吱嘎!

    一聲,一幢木屋就在幾塊大石頭旁邊,門開了,多多腦袋伸出來,左右看了看,還拿鼻子嗅了一下。

    墨看到那小東西出來撒尿,然后自己把門扒拉開自己進去了。

    “哈,有意思。”墨看到這一幕,就朝里面進去了。

    墨推開木屋,就感覺暖洋洋的,一愣。

    “誰?”劉安在屋子里面躺著,聽到門響的聲音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等看到墨的裝扮,劉安就坐起來了,多多看了墨一眼,然后一下子躺在了窗臺上,這地方最合適,外面太冷,炕上太熱。

    “你是誰?”劉安皺眉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誰不重要,你是誰?”墨看到劉安是一個少年,就舔~了舔嘴唇,有這樣待遇,肯定是權貴之家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我們大寧帝國的人?”劉安警惕起來,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“沒錯,我不是大寧帝國的人,說說,你是誰?”墨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劉安看著魔身后的長劍,劍柄上有兩顆血紅色的寶石,寶石鑲嵌在劍柄尾部,看起來就像是一個骷髏一樣,再看看這人的眼睛,綠頭陀的記憶中有這一號人,噗嗤一聲笑了出來:“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血修羅居然投靠蠻族啊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墨聽到劉安這話,剛吐出一個字,就看到一點青光頂在自己的眼睛上面。

    “嘖嘖,送禮送上門啊,我早就聽說這血修羅手段殘忍,還說什么時候遇到了,要好好的聊聊,沒想到啊。”劉安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……您是……您是誰?”血修羅看著眼睛上面的飛劍,腿肚子都在哆嗦,心里暗罵不已,這他么的是多少年的老妖怪,居然出現在這里。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