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木葉之影流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祝福以及詛咒

第三百五十五章 祝福以及詛咒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當一個人走到一定的超出常人的位置上的時候,所秉持的思想、所持有的手段、所期許的未來,必定不可能只是蠅營狗茍。

    他至少也應該是一個很有信念的人,無論這種信念是好或者壞。

    三代水影做出的決定、現在霧隱所發生的事情,羽生并不知道,但可以想象的是,他如果知道這種事情的話,大概會比之從前更加尊敬那位水影一些,畢竟敢于犧牲小我且能完全出于理智、使得這種犧牲富有意義的人,是值得尊敬的。

    當然了,這種尊敬如果表現在行為上的話,那就是下次如果羽生還能碰到對方的話,肯定會少說兩句無意義的廢話、更不做什么嘲諷,而是使用自己的全力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對方——在忍界,所有值得尊重的對手,都是那種要最優先解決的對手。

    羽生是忍者,面對敵國的忍者,他絕不可能跟對方斬雞頭燒黃紙,說一句“扉二爺在上……”什么的。

    敵人也必定不可能“俺也一樣”,他們只會在“弄死對方”這種事情上達成共識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羽生現在正在忙著戰線調整的事宜。

    在與霧隱簽署了和平協定之后,木葉決定將東線的忍者數量縮減到原來的一半,即五百人左右,一方面這是在向霧隱昭示木葉確實沒有了進攻之心,它很尊重協定的內容,是一個真正熱愛和平的好村子;另一方面則是,這邊確實不需要再維持原本的隊伍規模了。

    然而問題是默契被打破一次之后,哪怕隨后再進行努力的彌合,但它卻永遠不可能恢復到原本的信任水平了……一百五十人的木葉東線遭到了霧隱的一次毀滅性打擊,那么現在木葉就算再怎么心大,也不可能把部隊縮減到那種規模了。

    五百人,這個數量既不多也不少,剛好可以應對未來的絕大部分可能性。

    也就是說在大戰徹底結束之前,這五百人肯定會牢牢地釘在這里的。

    可是對霧隱來說呢,他們體會到了木葉“撤軍”所表現出來的善意了么……并沒有,而且對霧隱來說,木葉有個屁的善意。

    他們的村子是被一千木葉忍者攻陷的么?霧隱炸了一半跟一千木葉忍者有什么關系嗎?

    只要羽生還身在東線,那他就很可能會間隙性的特別想出海釣魚,有說不定還會在釣魚的時候再間歇性的想干點別的什么事情……他才是那個不安定因素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想打死你們霧隱,或者被你們霧隱打死”這樣的話羽生倒也不是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這天,羽生正在整理人員調動的名單的時候,突然之間發現了一個問題,那就是明明應該在正常打卡上班的旗木朔茂突然請假返回木葉了,而且假期甚至還長達一個月。

    盡管東線已經不在最緊張的戰備狀態了,整體警戒等級都下調了兩個檔次,但旗木朔茂這種級別的戰斗力是不應該離開前線的。

    在在羽生不知道的情況下他離開了,這難道不是擅離職守么?

    反常,太反常了。

    于是羽生叫來了漩渦紫蔻,對著她問道,“旗木兩天前離開了前線返回了木葉,為什么這種事情我并沒有得到通報?”

    “因為假期是我準許的,羽生大人,我覺得他暫時缺乏一直盯在前線的必要性!变鰷u紫蔻說道。

    “僅僅是因為缺乏必要性?”

    羽生的表情變得嚴肅了起來,這樣的理由可一點都站不住腳,它太不嚴肅了,然而擅離職守本身卻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……再有幽默感的忍者,有些玩笑有些時候也是不能開的。

    意識到了羽生的情緒變化,漩渦紫蔻略略心虛,于是她還是不得不把事情的真相說了出來,“羽生大人,你還記得旗木在戰爭開始之前說過什么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羽生的記憶力沒什么問題,但他也不可能記得住每個人說的每句話……他只記得旗木朔茂在戰爭開始之前就非常關系前線的補給問題。

    “好吧,羽生大人,其實旗木是回木葉結婚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忍者雖然偏于冷漠和理性,但一個女人總有特別容易感性的時候,而碰到那些事情的時候,她們就特別好說話、特別容易被勸服,比如……結婚的問題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羽生的腦子一時沒轉過彎來。

    “結婚?”

    臥槽,萬能的fg之神,還真有打完了仗能回家結婚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!

    羽生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臉,仍舊覺得這件事依然有些魔幻,“為什么這樣的事情他并沒有向我做出說明?”

    “因為……旗木覺得你肯定會說‘大家都在前線吃土,憑什么你要回家結婚’這樣的話,然后駁回他的請求!狈浅7浅:币姷,甚至漩渦紫蔻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惟妙惟肖的模仿了羽生的語氣。

    “對呀,憑什么?”

    羽生給出了神一般的反應,并且直接證明了他身邊的人對他的了解程度。

    慢著,羽生悚然一驚,旗木著急返回木葉,那就最可能的是兩種情況,第一,旗木朔茂其實是個急色的人,但這一點羽生沒有足夠的了解,所以難以證明或者證偽,只能五五開。

    第二,難道是卡某人的生產計劃已經提上了日程,旗木著急回家抱孩子?那不對啊,他已經在前線呆來個月了,莫非……也不是沒可能,想想看,卡卡西的實力水平不就挺綠色的么?

    羽生的思考方向變得不可描述了起來,可能這時候他的表情也沒有掩飾的跟在發生了變化,所以紫蔻看向他的眼神也開始有些埋怨了。

    “咳,我只是在腦內推測、腦內推測,什么話都沒明說!

    “羽生大人,我接觸過那位取月幾次,你的想法肯定有問題……之所以旗木會在這個時候回去,我隱隱有些猜測!

    “怎么說?”

    嗯,大概率是珠胎暗結,要么旗木不是人,要么……嗯,不好說,保留意見保留意見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對方不愿意與忍者有太多接觸吧,她的來歷有些特殊,是個性格非常文靜的人,平時甚至很少出門……”漩渦紫蔻試著解釋道。

    但她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,可以想象旗木的婚禮肯定不復雜,而以女方的性格來說,很多人大概是她在一生最溫馨的時刻不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不是討厭或者恐懼,而是不想被打擾。

    紫蔻的話讓羽生稍微恍惚了一下,然后他差不多快要忘了的記憶又被喚醒了。

    那時候他帶著三小只在大名城的城樓上吹冷風,然后一個侍女跑出來把一條重要情報交給了他,再接著好像還發生了一些歡快莫名的事情……這仿佛是很遙遠的事情了,可記憶被喚醒之后,對方的臉又格外清晰了起來。

    某些出身確實會讓一些人喜歡上閉鎖而孤獨的生活,這樣想來,事情就變得有些合理了。

    姐姐的形象被喚醒之后,羽生覺得此時他是應該為她的妹妹獻上祝福的……不為別的,只是因為姐姐而已。

    至于旗木朔茂……好吧,依舊挺不是人的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,此情此景,也唯有詛咒他生兒子沒py了。

    uxiezhiygliu

    。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