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大神家那位又在鬧海 > 你妹妹和同學吵架

你妹妹和同學吵架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樂悠悠家的寶貝特別省心,出來陪著媽媽逛了一上午,不哭不鬧,喝了點奶后,換了尿片后被圓滿逗弄兩下就哈氣連連。

    將孩子放到嬰兒車內,就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可真省心,根本不需要大人哄。”

    “我兒子最喜歡和我一起工作,逛街,一直不吵不鬧,你喜歡你們也生一個。”

    馮圓滿臉兒紅了幾分,“正在備孕中,如果有了孩子,又怕自己當不好媽媽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的有點多,誰都不是第一次做媽媽的,這需要你和孩子慢慢學習,多點耐心就好。”她知道自己和梵卓這輩子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,所以走到哪里都帶著他。

    “本來對自己挺沒信心的,但是看著亞瑟這么乖,我還是挺動心的。”

    宋陽立刻湊過來,笑嘻嘻的說道,“阿滿,我和你一起學習如何做一個好的爸爸媽媽。”

    面對他的期待,馮圓滿點了點頭,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悠悠親了親兒子睡著的小臉,眼眸深處流露出幾分溫柔的光。

    第五念有些恍惚,第一次見到悠悠時,她滿眼的恨意幾乎快要吞噬了她那個年齡段的童真,后來小絕來了,她會抱著小絕偷偷的哭。

    這樣沒有恨的悠悠看起來甚是光彩照人,尤其是做了媽媽以后的悠悠,終于有了自己的溫度。

    閔御塵點好菜后,擁著她的肩膀,“看什么看的這么癡迷?”

    “老公,我們都在朝著幸福的方向前進,人生不會永遠暗淡下去。當初你被困在冥海,僅憑著一本畫冊,甚至不知道我們是否會有未來,依舊選擇等著與我重逢的那一天,看著你很痛苦的掙扎,我經常會喊到嗓子都啞了,勸你放棄,別相信我的話了。可是現在我突然明白你的堅持,雖然人生很短暫,可是我們努力在有限的生命讓自己過的好,過的很充實,很感謝這一路,你一直都在!”

    閔御塵在她的額頭上輕輕印下一吻,“感謝一路有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倆這會兒功夫也不忘說個悄悄話,真是服了。”此時菜也上齊了,樂悠悠連忙招呼其他人,“咱們快吃飯吧,怕再耽擱一會兒,我光是狗糧就吃飽了。”幾人正準備大快朵頤的開吃,郝蕓敲門而入。

    看著進來的陌生女人,也不是服務員的打扮,大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郝蕓朝著其他人點了點頭,樂悠悠多看了她兩眼后,絕對是下意識的看向第五念,發現對方眼睛快速的閃過什么,最后朝著對方點點頭。

    快步走到閔御塵的身邊,直接奔入主題,“總裁,這里有合約需要你馬上審批,馬上年底了,下半年的年度報表……”

    宋陽還有點納悶這個女人是誰,一聽是來報備工作的,突然就想到了方才大喬詢問自己地址,真是拜服他了,果然是當了喬副總以后,連腦袋都比平常好用了。

    閔御塵完全是被趕鴨子上架處理公務的,這一忙起來就沒多少工夫吃飯了,空下來的手給第五念扒蝦,他知道她喜歡吃各種帶殼的海鮮,卻不太喜歡扒,長久以來就習慣了扒各種帶殼帶皮的海鮮。

    郝蕓不免用眼角的余光瞄了第五念一眼,只覺得這個女人很眼熟,仔細一想就想到了總裁辦公桌上的擺臺,分明就是總裁夫人。

    總裁夫人什么時候回來的?

    嘴巴不停的動,大腦卻成了漿糊,搞得她神情一緊張,都忘記自己說了什么?

    停頓了幾秒鐘,找回了自己的聲音,立刻又接續上了。

    公司里的人都說,總裁是個深情的人,看來傳言不假,看著第五念盤子里堆滿了扒好殼的海鮮,郝蕓覺得自己肯定對總裁的了解不夠。

    所有的工作匯報完畢以后,郝蕓收拾了東西就準備要走,閔御塵挽留,“郝助理,留下來一起吃飯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總裁簽好的合同需要馬上送到乙方手上,我還有工作就不打擾各位了。總裁,總裁夫人,還有各位,我就先走了。”那句‘總裁夫人’是對著第五念說的。

    第五念笑問,“你總是這么忙嗎?”

    郝蕓愣了一下,也不懂從未蒙面的總裁夫人怎么還和自己套近乎,該不會是在試探自己吧?

    不免多了幾分謹慎,在腦海里重新過濾一遍回答,“年底了,有許多事情都做總結報表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點了點頭,“不忙的時候多陪陪家人,畢竟工作永遠都有忙不完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這是關心自己嗎?

    原諒她腦袋不夠用,不知道第五念說這話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以往也在別家大企業做過特助,助理,然后便是被各種夫人盤查,她的業務能力都用在了這種地方上,來到塵馨她還挺慶幸,真心不希望因為同樣的原因離開現在的崗位。

    “謝謝,我知道到了。”

    第五念笑了笑,并沒有再說什么?

    送走了郝助理,宋陽才沒忍住好奇心追問,“嫂子,是不是那個郝助理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有死氣纏繞,最近家里可能有人會死,如果處理不好,她自己也有可能被血光纏身。”第五念看了一眼自家淡定如初的老公,“如果業務上是把好手,就給她安排國外的工作,可以帶家屬的那種,說不定出國就能逃過一劫。”

    “這事兒等我和大喬說說,不知道郝助理會不會同意,她將自己的事業看得挺重的。”

    眾人嘆了口氣,接下來吃飯的氣氛都不太高。

    樂悠悠拍了拍第五念的肩膀,“你又不是神,各個都能顧得到,有些事情你盡力了就好,有些人這輩子都不可能有機會得到別人的點撥,那不是更慘。”

    “說的也是,生死是命里注定的。”

    閔御塵給她盛了一碗湯,“別想那么多,吃飯吧!”

    郝蕓又拿著合約急匆匆的去了乙方的公司,與乙方公司的負責人講解合約細節,剛準備松口氣,卻是接到了學校打來的電話,“你好,請問是郝璇的家長嗎?”

    “老師你好,我是郝璇的姐姐,郝蕓。”

    “是這樣的,郝璇今天在學校和同學打架了,你看看你現在是否方便過來一下?”

    郝蕓的心咯噔一跳,“好,好,我馬上就過去,讓老師費心了。”將公司的事情交代好后,郝蕓再次趕往學校。

    因為工作太忙,生活與飲食一點也不規律,只要時間久了不吃飯,她的胃就會一抽一抽的疼。

    哪怕現在疼的直冒汗,她也抽不出空去買個面包。

    到了學校以后,很遠的位置就能夠聽見妹妹與別人吵架的聲音,還伴隨著老師的勸架。

    她不由得加快了腳步,沖到了辦公室,“郝璇!”

    聽到姐姐的聲音,郝璇渾身一顫,也不敢再囂張了,怔怔的看著一工作就忙得見不到人影的姐姐。

    明明住在同一個屋檐下,他們都快有兩個星期見不到面了。

    “姐。”她有點心虛的喊了一聲。

    郝蕓整理一下著裝,走路的功夫都暗自深吸了幾口氣,走向了妹妹的班主任面前,“老師,郝璇在學校里發生了什么事兒?”

    “姐姐,你妹妹太過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王小可,你少在我姐的面前胡說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說你腦袋有病。”

    兩個人說著說著又要吵起來,還是王小可的媽媽拉著女兒,“小可,你再這樣,媽媽就生氣了,有話好好說。”

    看來對方家長是個講理的人,郝蕓松了一口氣,拉住自家像瘋狗一樣的妹妹,“老師,他們兩個人為什么吵架?”

    老師很為難,“從剛剛開始他們兩個就在吵,我根本勸不住,也不知為什么吵架?”

    王小可扯著脖子喊,“郝璇就是嫉妒我,所以才沒事兒總和我吵架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說你臭顯擺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吵了!”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