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全民神兵 > 第22章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

第22章 原來你早就知道了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陸子明回宮后,馬上組織人登臺拜相,鬧鬧哄哄還沒完,桂公公便來報,說是大宇節度使宇文古大人求見!

    求見是桂公公說得好聽,事實上人家登門問罪來了!

    這邊著人將李春風安頓好,陸子明馬不停蹄地接見了宇文古,而且是在御書房!

    處理這種事,他自然要回避眾臣。

    宇文古早就等得不耐煩了,一聽皇上召見,跟在桂公公身后就大喇喇地走了進去,一臉氣憤地站到陸子明面前。

    他也不行禮,趾高氣昂說道:“皇上,昨日你的親兵在醉月居行兇,打殘了我府中兄弟!這事兒就請皇上給個說法吧!”

    陸子明腹誹。

    面上卻笑笑道:“宇文大人息怒!此事朕也聽說了,雙方事出有因,一點誤會!不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哼!誤會?什么叫誤會?什么叫事出有因?”宇文古咄咄逼人地道,“皇上!我看你是鐵了心要偏袒自己人對吧?”

    陸子明臉一沉:“大人可不能這么說!咱們就事論事,此事可不全是朕親兵的錯!”

    “哼!你是他們的皇帝,你當然這樣說!我的人無端被人打殘,難道你還要包庇兇手嗎?”

    “寡人可沒這個意思!”陸子明聳聳肩,吃定這宇文古不能拿他怎樣,道:“宇文大人,朕可是聽說是你的人無端生事,動手在先!大人不妨回去先問個明白再說!”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宇文古氣得連道三個好字,轉身道:“既然你鐵了心要和我大宇作對!那我們走著瞧!”

    他舉步欲行,陸子明在后面不慌不忙地道:“那要按大人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宇文古以為他被自己嚇到回心轉意,當即轉過身來道:“哼!我的親兵被人打殘,那也不說別的!若依得我三條,此事便罷!否則,我宇文古絕不會善罷甘休!大宇國也絕不會就此作罷!”

    小樣!又扯虎皮!

    “哪三條?”陸子明面無表情問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,將兇手交給我們處理,以正法典!第二,請陛下屈尊,親自過府探望傷殘的弟兄!第三,賠償傷殘醫藥費用黃金三千兩!”

    “呵!呵呵!”陸子明冷笑起來,對方這是獅子大開口啊,跨省抓人又賠錢就不說了,居然還要自己御駕親自去看望慰問大宇的兩個兵卒!

    大焱雖弱,自己好歹也是一國之尊,沒道理只能混到這個地步上罷?!

    “宇文大人倒是想得挺美!”他沉聲道,“不過……未免也欺人太甚!當寡人是什么了!”

    “我欺人太甚?!哈哈!真是笑話!”宇文古仰頭大笑,道:“陸子明你可搞清楚,你以為你算個什么東西?你們焱國,可是我大宇一力扶持起來的!如果沒有我們,你算哪根蔥?!還當皇帝!我呸!”

    陸子明一張臉冷若冰霜,道:“宇文大人!你好像理解岔了吧!就算我大焱是你們一力扶持起來的,但不管怎樣,那也是堂堂一國!雖偏居一隅,也有一國之尊嚴!你雖是大宇節度使,那也是一國之臣,你對朕如此無禮,可曾想過后果?”

    “后果?哈哈!”宇文古一愣,瞬即道:“你跟我說后果?好!我就讓你看看后果!”

    他探手從懷里掏出一紙公文,順手拍在陸子明面前的龍案上。

    “你看好了!陸子明,這就是你們的國書,還給你!”

    陸子明低頭一瞧,我靠!可不正是他之前讓陳經理送過去的調停文書?連上面的蘿卜印都赫然清晰著呢!

    這文書不是送出去了嗎?怎么又會出現在這里?

    難道宇文古使了個障眼法,送了假的出去?但是不應該?他騙騙陳經理可以,但是小太監的消息應該是最準確的!

    他在這邊思索,宇文古卻冷笑道:“你以為我拿你沒辦法是吧?我早就知道你不會同意,所以特地快馬叫人去將文書截了回來!不然你以為昨天晚上出的事,為什么我會到今天下午才過來找你?”

    陸子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宇文古倒是頗有心計,來之前已經做了周密準備,算準了自己不會同意他的條件,于是特地拿這調停文書來拿捏自己!

    可是這樣一來,那陳經理一番心血付之東流!而且白死了!

    自己的萬兩黃金也算是徹底打了水漂!

    在這一刻,他恨不得活剝了宇文古!

    陸子明怒瞪向對方時,見宇文古正得意洋洋地道:

    “別以為我不知道!你以為隨便請個什么忍術宗的娘們就能讓我幫忙!我告訴你陸子明,沒這么便宜的事兒!你就等著被大丸滅國吧!嘿嘿!那娘們滋味倒是不錯……”

    宇文古說到這里,臉上露出猥狎的笑容,還伸舌頭舔了舔嘴角,一付意猶未盡的樣子。

    但這話卻徹底勾起了陸子明的怒火,他本來還在猶豫要不要下狠手,此時一經刺激,便再也忍奈不!

    只見他啪的一聲,一拍龍案道:

    “豈有此理!區區一個小小的節度使,居然敢如此欺侮朕!還敢在朕的面前如此囂張!來人!”他沉喝一聲。

    “末將在!”

    早就得命在外候著的樊登頓時帶著四個親兵進來,個個手執武器,面目不善!

    陸子明事先已經交待過,樊登知道只要他一旦走進這個大殿,今天就有人要倒大霉了!

    因此表情變得異常兇惡!

    宇文古不料陸子明竟然如此膽大,說翻臉就翻臉,一聲不吭就動手。他頓時慌了,疾言令色道:“陸子明!你……你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!干什么?朕今天要送你去西天取取經!讓你好好學習一下什么叫禮儀!樊將軍,還等什么!給朕砍了!”

    他一聲暴喝,宇文古嚇得一哆嗦,開始他還以為陸子明只是想抓自己下大牢而已,沒想到對方使的是雷霆手段,最狠的那一招!

    直接就要干掉自己!

    向來兩國交兵不斬來使,更何況大宇還是焱國的宗主國,難道這陸子明就不怕大宇國的報復?!

    他想不通!

    樊登也想不通!不過他向來實誠,皇上的話就是圣旨,聽得叫自己動手,當下抽刀就朝宇文古砍去!

    四個親兵分左右各自撲上去,要將宇文古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那宇文古也是個武將出身的,功夫不弱,他側身躲過,喝道:“住手!陸子明,你快讓他們住手!”

    陸子明哪里理他,眼見面前已經動起手來,早自覺退后三米遠去。

    樊登攻勢凌厲,宇文古堪堪架住樊登快刀,不料一個親兵趁機上前朝他小腹捅了一記!

    其余幾個親兵也撲上來,亂刀同時砍下,宇文古料不到今日居然會命喪當場,情急之下用樊登刀往上一架,雙膝撲通跪倒,失聲喊道:

    “饒命!”

    幾個親兵刀口停在宇文古頭頂之上,轉頭看向陸子明,等他示下,連樊登都停了手中動作。不怪他們不執行圣令,而是以前的陸子明哪有這般殺伐果斷過?

    何況這宇文古身份的確特殊,豈能說殺就殺的!

    陸子明一見急了,他沉喝道:“還等什么?殺了!”

    樊登再想砍下去時,那宇文古卻率先作出反應,一個貼地翻滾避開,再起身時,已經抽出小腹上的刀,與追上來的樊登等人戰作一團。

    他瞅準時機,大吼一聲,一腳踢翻一個親兵,拼著自己背上挨了兩刀,從缺口處飛身撲向陸子明,嘴里還嗬嗬有聲:

    “狗皇帝!要死大家一起死!”

    但他剛撲到陸子明身邊,一刀捅向陸子明心口時,變故陡生!

    只見一個光溜溜的人突然從旁飛身躍起,擋在陸子明身前替他挨了一刀!

    趁著宇文古愣神間,陸子明搶上,一招捕俘拳將他放倒,順手抽了刀,呼的一聲一刀朝宇文古脖頸砍下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那宇文古頓時身首異處!

    陸子明龍袍帶血,他回身看了看呆若木雞的桂公公和地上那具不知名的尸身,這才轉頭,怒視樊登道:“樊將軍!有令不行!該當何罪!”

    樊登噗一聲跪下道:“末將知罪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陸子明重重地哼了一聲,殺氣逼人。那桂公公此時也反應過來,眼見陸子明親手殺了大宇節度使,便上前指責樊登道:

    “樊將軍,你居然敢違抗圣上旨意,這可是死罪!”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桂公公突然發現心口多了把刀,他順著刀身往上看,然后看到一雙抓著刀的手,手后面是龍袍,再往上,才是陸子明略有些猙獰的臉!

    “皇上……為什么要……殺……老奴?”他拼命保住一口氣,至死都不敢相信陸子明會殺了他!

    陸子明手一松,桂公公頓時撲倒在地。臨死前只聽得陸子明冰冷的聲音在耳邊隱隱傳來:

    “你個死太監!既然敢出賣朕,就應該早想好怎么死!”

    “原來……皇上……早就知道了!”桂公公最后一絲意識飄散,就此殞命!

    陸子明并不是臨時才起意要殺桂公公的,事實上他早就有所發覺,這桂公公不止一次向宇文古通風報訊,兩人暗地里多有勾結!

    自己的言談行止,起居坐臥,只怕宇文古早就知曉!

    上次李春風就說他的壞話,當面一套背后一套的。而陳經理的突然出現,以及她身份是忍術宗人的事,多半也是這個桂公公通報過去的!

    不然宇文古怎么可能知道陳經理的身份?

    陸子明需要證據嗎?不!只要他認為是這樣就行了!這就是皇帝的特權!

    而且,反正不管是不是桂公公,在陸子明心中,這個太監已經進了黑名單,絕不能用!

    死亡就是他的最好歸宿!

    還有一個重要原因,是陸子明需要這個太監為自己盡最后一點貢獻!

    只見陸子明取了刀,小心地在自己左臂上哧拉了一下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陸子明左臂鮮血噴濺,他棄刀以手捂住,對愣在一邊的樊登喝道:

    “樊將軍!還愣著干什么?!”他目光瞟向地上那具尸體道,“此人與桂公公內外勾結,意圖行刺于朕,可惜的是宇文古大人恰逢其會,被兩人聯手殺害!宇文大人臨死前極力反殺,終將兩個刺客雙雙干掉!而朕……嘶!朕也受了傷!你們都看見了?”

    樊登微微愣了一下,心中反應過來,他伏地跪拜道:

    “皇上圣明!末將知道該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陸子明輕哼一聲,這樊登還不算太笨,自己這一石二鳥之計,雖是迫于無奈,但僥幸成功,接下來就看樊登的了!

    這人對自己忠心耿耿,斷不會泄漏出去半點消息。但有時候不漏點消息也不行,關鍵要看他怎么說!

    樊登明白了陸子明的想法,他拉過幾個心腹,低語幾句,隨后帶著其中一個,扶陸子明回安神殿休息養傷!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