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穿越小說 > 全民神兵 > 第37章 祭旗

第37章 祭旗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小太監道:“皇上,奴才以為,此事傳出,昆皇必然震怒,他會向陳大夫提出強烈抗議,并且很有可能以就此按兵不動作為威脅!

    陸子明點點頭,這判斷也他想的差不多,問道:“那怎么辦?”

    小太監想想道:“依奴才之見,昆皇與皇上有著共同的利益訴求,也有共同的敵人,斷不會因為一點小事就背棄了與皇上的約定。不過,對方多半會趁機提要求加碼就是了,只是不知道他會提什么要求!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依奴才的意思,皇上這邊御駕親征,如箭在弦上,那肯定是不得不發。但如果昆國提出的要求太過,陳大使很可能表示拒絕,那如果昆國那邊就此按兵不動,這事兒倒是難辦!不過……也未始沒有挽回的余地。奴才覺得,不管他提什么要求,只需要讓陳大夫都先應下來再說!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對方提得太離譜,陳開會答應嗎?”陸子明懷疑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,皇上,還等什么?趕緊氪一個神兵過來吧!”小太監道。

    “呵,我也是這樣想的,你給我找個腿腳快點的人過來!讓他快馬加鞭去找陳開,讓他無論如何都先答應下來再說!”

    “喳!”小太監應下,卻沒摸出平板,而是弱弱地道:

    “那個,皇上,咱以后能不能不要說鞭字,奴才聽了心里……有點瘆得慌!”

    “行!那沒問題!”陸子明笑道,“那咱們以后就說快馬加幾幾!”

    小太監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用陸子明提前充值的黃金氪了個人過來,那人出場自帶BGM特效。

    “每時每刻,準時送達!嗨,我是樂迪!”

    超級飛俠的聲音傳來,陸子明見得多了,也不以為意,他覺得要是可以帶東西穿越過來,搞不好這人會置齊樂迪的一身行頭。

    那時就可樂了。

    一個年輕小伙子出現在陸子明面前,揚手朝他打招呼:

    “皇上,您的包裹快遞好多天沒簽收,都快堆不下了!”

    陸子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道:“奇怪了哈,我又沒買什么東西,哪里來的包裹?”

    他穿越過來也不過大半個月,記得走前似乎也沒網購過?就算女朋友幫他買東西,也不可能買這么多罷!

    那人聳聳肩道:“這我就不知道了。反正天南海北哪兒都有,順風伸通圓銅運達什么公司都有,大的小的重的輕的,多得不得了!

    “那你有看上面寄件人的名字嗎?”

    那人撓撓頭,道:“這我可沒注意,好像……有姓陳的,有姓馬的,其他的就不知道了!

    陸子明猜測多半是之前氪金召喚來做任務的人,回去以后給他買的東西,只是奇怪他們是怎么知道自己地址的,也許新世界當神仙的人就是不一樣吧。

    他搖搖頭驅散這些亂七八糟的想法,問他道:“小哥怎么稱呼?”

    “皇上叫我小尹就好!

    “嗯,小尹啊,這次召你來呢,是想麻煩你跑趟遠路……”他將情況大致說了。

    小尹當即拍著胸脯保證,絕對會以比送快遞還要快的速度趕到昆國,去找陳開大夫傳達旨意。

    第二天,校場兵馬列齊,陸子明一現身,場下呼啦啦跪倒一片,齊呼:

    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    陸子明很是滿意,他上臺發表獲獎感言。臺下幾萬雙目光瞪著他,陸子明侃侃而談,這得益于他前世帶兵鍛煉出的膽略,毫不怯場。

    末了還振臂高呼:

    “打倒大丸!還我河山!”

    幾萬人同聲相應:

    “打倒大丸!還我河山!”

    陸子明目光逡巡一圈,扭頭喝道:“來人!將反賊拖出來!”

    他要拿楊建越祭旗!

    楊建越被關了十來天,吃不好睡不好,還受盡非人的虐待,已經瘦骨嶙峋,目光呆滯。他被劊子手拖到旗桿處,一眼看到高高在上的陸子明,似乎看到救星,頓時就來了精神,掙扎著喊道:

    “皇上!饒命!小越越已經知道錯了!”

    “哼!知道錯了可是已經晚了!掌嘴!”陸子明喝道,他怕楊建越當眾亂喊亂罵,污他清名,給了劊子手一個指令。

    心中還怪責康有年辦事不力,應該將楊建越封了嘴再拖出來的。他也知道這一世有風俗,行刑前都會給犯人表達最后遺言的機會,但王師出京這么重大的場合,還是應該講究一下吉利。

    一名劊子手噼噼啪啪地打臉楊建越。

    皇上只讓掌嘴,沒說要掌多少,他只能一直打下去,打到陸子明喊停為止。

    但是楊建越卻知道這是他最后的機會,待會兒嘴巴被打腫了說不出來話,那才真是絕望。因此他一邊被打得搖頭,一邊盡力喊道:

    “……皇上,啪!小越越,啪!有個秘密,啪!想要稟告皇上。啪!請皇上,啪!饒命!啪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的打臉聲中,楊建越終于說完了。

    那情景真是……如果加些鼓點節奏進來,一首完美的饒舌就有了。

    陸子明聽他說到秘密,及時喊停劊子手,問道:“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楊建越雙膝跪地,不停叩頭道:“請皇上饒越越死罪!”

    “哼!”陸子明不置可否,只冷哼一聲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楊建越也知道自己沒有講條件的資格,能不能活命,全靠陸子明一念之間,當下跪正身體道:

    “皇上,那奸相楊令其實還有一個私生女兒,自小便由小越越偷偷送去伽藍寺帶發修行,別的人都不知道,小越越可是能一眼認出她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陸子明倒是詫異,道:“私生女兒?”

    “是!他在青樓贖了個相好的小妾,因家姐頗惡,不敢召回家,便偷偷藏在外邊生的!

    “那他為什么要送她去伽藍寺?”

    陸子明在說這話時目光有意無意地樊登,再轉向師茅上人。樊登此次隨行,而師茅上人作為伽藍寺的代表,也在此次送行之列。

    他什么也沒說,兩人卻懂了。樊登單膝跪地請罪,師茅上人卻朝陸子明微一躬身。

    楊建越道:“據家姐說起過,她出生之時便頗有異象,連哭幾天幾夜,八字也奇,克父克母克親!再加上她一張臉長得禍國亂民,楊令擔心她不能平安長大,于是很小就送去了伽藍寺,此事千真萬確!”

    沃靠!這不是天煞孤星?!

    還長得禍國亂民!陸子明倒想瞧瞧到底是多漂亮的一個美人兒!

    他道:“你敢欺朕?!那楊令長得跟個窩瓜的似的,還能生出傾國傾城的女兒來?”

    楊建越頓首再拜:“小越越泣血相告,絕對句句是實!皇上可派人查證!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朕記得,那楊令不是彎的嗎?又說什么青樓?”

    “啟奏陛下,其實,他也是后來才……才被我掰彎的!”

    陸子明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力氣也夠大的!

    他陡然大喝一聲,道:“哼!巧言令色!連至親骨肉都能出賣!人至建則無敵!朕絕不容你!來人!砍了!”

    楊建越不料陸子明說動手就動手,微一愣神間,那劊子手早一把大刀砍將下去,楊建越頓時身首異處。

    陸子明望著那飆出的血箭,恨恨地道:“哼!前門不走走后門!楊建越啊楊建越,今日以汝之頭,祭我王師之纛,你也算死得其所!”

    隨即雙臂上舉,揚聲大喝道:“兒郎們!今日隨朕出征!不斬大丸,誓不收刀!”

    下面山呼海嘯相應:“不斬大丸,誓不收刀!吾皇萬歲!”

    “吾皇萬歲!“

    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    陸子明對兵卒們的精神士氣非常滿意,他拔刀,用力一揮,喝道:

    “出征!”

    隨著陸子明一聲令下,鼓樂其鳴,王師在他的帶領下,終于向著留城進發。

    事實上陸子明開始還有個想法來著,想要邊走邊練兵,特別是這些新丁們,沒受過什么戰前培訓,可以注入他的一些思想。

    但后來想想,冷兵器時代的戰爭他并不熟悉。自己以前練得最多的,也不過是班戰術、連戰術,那都是針對熱兵器時代而言,不具有可行性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基礎的體能訓練,那有何必勞師動眾!反正目前在親衛軍和南方諸軍中已經有了一些良好的進展,將來把這些火種撒下去,比他費力不討好來得強。

    大軍一路浩浩蕩蕩來到鄴城。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