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都市小說 > 穿成惡毒女配怎么辦?! > 第194章 事實勝于難辯

第194章 事實勝于難辯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第194章 事實勝于難辯

    自從許繁成功的從136班跳到了126班,他就成了陽茗華中學的“名人”。

    贊嘆羨慕有之,嘲諷厭惡也有之,后者還占大多數。

    為什么會這樣呢?

    很簡單,因為許繁出自M班。

    M班是什么,就是全校最差的班,沒有之一。

    從一個最差的班跳到另一個最差的班,又有什么值得可驕傲的呢?

    大部分班級的同學都是這樣的想的,也只有同為M班的116、126、136班的一部分同學,在心里為許繁感到有點驕傲。

    沉寂了好一段時間的李言,也因為許繁的出名被瓜眾盯上,也被提溜出來刷了一波存在感。

    這日下晚自習,李言發現許繁懨懨的,一路上跟他說話也愛搭不理,不知道是怎么了?

    回到家里,李言洗完澡坐等男主過來。

    此前,兩人就約好了,回到家后半個小時,在她房間集合練習一個小時的英語和法語對話。

    這才幾天,男主就堅持不下去了?

    李言想起男主怏怏的表情,決定移步去隔壁房間看一看他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許繁,我進來了。”說著扭動門把手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男主坐在床沿,身上還穿著白天的衣服沒有換,看到她進來,抬了抬眸復又落下去。

    李言走近他身邊,狀似隨意的詢問,“許繁,你怎么還沒去洗澡?”

    她心里遠比面上看起來要震驚,這位少爺可是個比她都愛干凈的主,她都把自己洗白白了,這位竟然沒動,所以到底發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“我這就去洗……”許繁站起身,垂著眼睫,渾身透著低落。

    “許繁……”李言攥住他的手,使了一個巧勁,沒有防備的許繁重新跌坐回床沿,他仰起頭一臉懵逼的睜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誰欺負你了?告訴我,姐姐幫你去教訓他!”

    少女捏著拳頭,俯身湊近,一雙眼睛又黑又亮,仿佛里面藏著星辰大海。

    李言深深的覺得,此刻的自己看起來肯定又帥又酷又貼心,

    望進少女清澈明亮的眼睛,許繁心底的三分委屈彌漫成了七分……其實也沒什么,他只是被一堆的流言蜚語搞的有些郁悶而已。

    “李妍,是不是誰欺負我,你都幫我去教訓他?”

    少年的語言間透著連他自己都沒有發現的親近和撒嬌之意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時候起,他越發喜歡叫她的名字,以前只覺得那兩個字厭惡至極,現在叫來卻無比合意。

    “那當然,只要我打得過他。”

    李言腦子清醒的很,還知道在后面加上一個必要條件。

    “所以到底誰欺負你了?”

    少年嘴唇輕碰,看著少女慢慢地吐出四個字,“全校學生!”

    李言愣了一下,全校學生,那她哪是對手!

    突然,她大概知道少年精神不振的原因了,因為上個學期,她才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李言在少年旁邊坐下,抬手拍著他的肩膀,一副同是天涯淪落人的語氣說道:“想要他們閉嘴,其實很簡單,左一耳光,右一耳光,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面對別人的質疑和詆毀,用事實往他們臉上招呼比什么都管用!

    明明經歷過同樣的事情,少女眼底不見一絲一毫的陰霾,只有滿臉迎難而上的樂觀。

    看著她清澈更勝往昔的眼睛,少年心里的委屈不滿漸漸如風飄散。

    “左一耳光,右一耳光?”許繁抿了抿唇,總覺得這話跟自己理解的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小說的時間線比現實世界落后,打臉在這里還只是一個動詞。

    “還記得上個學期我在臺上說出我的目標的時候,全校學生是怎么嘲笑我的嗎?后來我的成績讓他們啪啪打臉,所有的流言蜚語就都在我面前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許繁眼睛里閃過亮光,“你讓我用成績說話?”

    “事實勝于雄辯。”

    第二天,許繁就恢復成了正常的精神。

    坐在去往學校的車里,看著正在默記英語單詞的少女,許繁用英語問道:“你說這次月考,我們班的第一名會是誰?”

    “Of course it is me!”李言回答的毫不猶豫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自信,不過,最多兩個月,你就等著退位讓賢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放馬過來吧,你的挑戰姐姐我接了!”

    司機聽著兩人嘰嘰歪歪,偏偏一個字都聽不懂,他好想拍著方向盤來一句,在華國的土地上,麻煩說普通話!

    下了車,走在去往學校大門的道上,路上好些同學看到姐弟倆走來,都忍不住和同學咬著耳朵竊竊私語,暗地里還指指點點。

    看著這一幕,李言其實覺得挺可樂的,當年她讀高中的時候,雖然不是個八卦的人,偶爾也會跟自己的好朋友扒一扒別人的事情,倒不是心懷惡意或者詆毀,不過是聊天的談資而已。

    不然大家說什么呢,總不能天天聊學習,聊題目吧。

    到是許繁,再度面對此景的心情坦然了許多。

    瞥見身旁的少女閑庭信步,甚至嘴角帶著微笑,少年心中一凜,放在口袋里攥緊的掌心慢慢松開。

    呼……一輛黑色的轎車越過行人緩緩地停在學校的大門口。

    看著熟悉的車牌,李言心道,他今天是不是來的太早了?往常不是踏著上課鈴聲進教室的嗎?

    車門打開,一雙筆直的大長腿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    看清車上下來的少年,有走在旁邊的女同學發出驚呼,“是唐烈,好帥!”

    李言挑眉,花癡果然不分學校。

    許繁瞥了身邊的人一眼,見她的目光也落在那人身上,不高興的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唐烈從來沒有隱瞞過自己的身份,高富帥三樣都占的少年,就算是M班的,也擋不住眾多少女趨之若鶩的心。

    面對眾多女同學慕艾的視線,唐烈臉色淡漠,不適的皺了皺眉。

    之所以每次都踩著點到學校,就是不想遇見現在的情形。

    他微微側轉頭,看到緩步而來的少女……還有和她走的極近的少年,唐烈的眼睫輕輕地顫動了兩下。

    圍觀的女同學們,礙于面子,不敢將慕艾的心情表露的太過明顯,她們慢慢地越過唐烈往學校大門里面走,一邊走,一邊又假裝不經意的回頭。

    李言看著這些妹子單純又扭捏的行為,真心覺得她們弱暴了好嗎!

    這若是在現實世界,妹子早就主動上去撩撥,塞電話QQ微信那都是小兒科。

    “唐烈,早上好!”走近以后,李言朝等在原地的少年笑著問好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唐烈的神情雖然依舊淡漠,但是眼神柔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來的這么早?”

    “起早了,就早點過來。”

    李言小小的側目了一下,合著少爺您都是因為想睡懶覺,所以才踩著點到學校的呀!

    “唐少倒是與眾不同,車子都停到學校門口來了。”許繁睨著站在李言另側的少年,說話透著陰陽怪氣。

    學校規定,接送學生的車不得停至學校門口,所以各位家長送孩子過來的時候都是停在路口讓孩子下車的。

    不過規則嘛,總是給人打破的,唐家不知道給茗華中學許了什么好處,又或者學校畏懼唐家的實力,反正從唐烈入學開始,他家的車就一直是停在學校門口接送的。

    “許少是在嫉妒嗎?”唐烈可不是什么軟包子,他沉靜只是不愿意說話,并不是不會說話。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