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> 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道迷惑行為小賞

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道迷惑行為小賞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靈娥的草屋中;

    這對師兄妹搬了兩只圈椅,并排坐在窗邊,注視著湖邊柳樹下的那對老·神仙眷侶。

    靈娥用法力托著兩只托盤,其內是師兄喜歡吃的干果與點心,一旁還沏著爽口的清茶。

    李長壽在靈娥草屋外做了些許布置,以防被忘情上人發現兩人在‘明’中觀察。

    小瓊峰特邀觀影團,再次上線!

    熊伶俐此時正忙著開辟靈獸圈的新疆土,這事她也不太懂、更沒興趣,并未過來湊熱鬧。

    其實李長壽不做這些布置也無妨……

    那兩人眼中只有彼此,哪里會管旁邊發生何事?

    鳥語花香,微風和暢;

    柳枝依依伴著柔情酥骨,讓人的心,也如那片小湖的水波一般輕輕蕩漾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李長壽詩性又起,但想了想,還是機智地選擇了放棄。

    師妹面前,還是不出來丟人了。

    靈娥秀眉輕輕皺著,對師兄此前為師祖獻藥的行為,提出了些微的異議。

    “師兄,我們幫師祖做這事,會不會有些……不太妥當!

    靈娥手指纏繞著一縷秀發,小聲問著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不妥的,”李長壽淡然道,“現如今兩人已是發展到這般地步,任何多余的推力,都會導致意外發生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又是那種……難以簡單描述的性格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讓小師祖用這種方式得手,待藥效解除之后,兩人該如何面對彼此?”

    靈娥頓時有些糾結,小聲道:

    “如果是兩情相悅,那也應該沒事吧……

    也不對,有可能會因此而鬧的不愉快吧,如果忘情上人感覺他被冒犯了的話!

    她扭頭看向一旁,不敢直視身旁的師兄,脖頸都泛著紅暈,“既然是這樣,師兄……你還給小師祖那個東西!

    “放心吧,那是假的!

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李長壽淡定的一笑,言道:“可還記得,我曾因王奇、劉雁兒之事訓斥于你?”

    “嗯,”靈娥輕輕頷首,委屈巴巴地道了句:“師兄你那次罵人家那么兇,這么多年都能排前三了,怎么可能忘掉!

    “哈哈,”李長壽輕笑了幾聲,解釋道,“劉雁兒與王奇也是兩情相悅,但劉雁兒當時依然在猶豫不決。

    感情之事,并非單純是對彼此鐘情,就一定會有結果的,還有諸多考慮因素。

    男女之情,是人世間經常被提及的話題,因為這是凡人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。

    但一個人并不能只有感情,自身應該有其他方面,比如說修行上的追求。

    若將自己的一切念頭,完全寄托于某段感情,只會讓這段感情變得畸形,且越發沉重,最后無疾而終。

    再看忘情上人,同理罷了。

    他可能會顧忌他的道,也可能顧忌他如今在門內的名望……

    總而言之,用強是肯定不行!

    靈娥聽的似懂非懂,師兄似乎回答了她的問題,但又像是沒回答什么……

    甚至,師兄還趁機教育了她一頓。

    “可是,師兄……

    現在的重點是,師祖以為那是那啥的藥,如果沒有效果,師祖怎么辦?”

    李長壽不由笑瞇了眼,捏了一枚仙杏干,放入口中慢慢嚼著,言道:

    “這要看師祖如何選擇了。

    師祖若是先表達了自己的想法,既‘我們的關系應該可以更進一步了’;

    忘情上人答應,且喝下那瓶培元液之后,哪怕自己沒什么異樣,也會向前邁出一步。

    若師祖不表達自己的想法,只是暗中下藥,那忘情上人喝酒之后自然毫無異樣……

    如此,你我自然不沾因果!

    靈娥擔心道:“若師祖怪咱們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師祖過來問罪,咱們只需一句‘忘情上人修為太高’,也就應付過去了!

    這、這么復雜嗎?

    靈娥在旁聽的小嘴微張,表情略微有些呆滯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用藥不用藥的選擇,師兄怎么也有這么多套路……

    果然,用同樣辦法安排師兄,完全行不通呢。

    這邊,李長壽話語一頓,有些失望地看著靈娥:“這里面的道理如此簡單,你竟沒能悟出來!

    “師兄!”

    靈娥抬手抵在李長壽面前,低聲道:“不必多說,穩字經五百遍!

    師妹這次心甘情愿認罰!”

    李長壽緩緩點頭,言道:“我不是要罰你如何,你一定要多看、多思考,學會透過表象看問題的本質……

    喏,師祖開始了!

    靈娥頓時也來了精神,朝著李長壽身旁湊了湊,一同看著柳樹下那小飲小酌的兩人。

    柳樹下;

    一壺酒飲罷,江林兒又拿出了另一只酒壺,對忘情上人輕輕眨了下眼。

    “那個……要不要再喝點?”

    “可,”忘情上人含笑點頭,話語雖簡短,卻透著一股溫柔。

    李長壽見狀不由暗自搖頭;

    忘情上人真是被男女之情蒙蔽了雙眼,江林兒此時表情細節已經直接出賣了她,可忘情上人竟完全沒發現什么異樣。

    果然,【沉迷美色】跟【上頭】一樣可怕。

    江林兒幾次摁住這壺酒,表情有些猶豫,但還是給忘情斟了一杯酒,低頭、抿嘴,不敢多看,明顯地做賊心虛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將酒杯端了起來,柔聲問著,“有什么難言之事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個,沒、沒什么,你喝吧!”

    “好,”忘情上人將酒杯端了起來,那雙眼睛注視著江林兒;

    根據李長壽估計,此時忘情上人的眼睛中,應該自行加上了‘柔光特效’、‘塑形特效’……

    美白倒是不用了,小師祖雖然窮兇極惡,但也是膚白貌美。

    那酒杯,被緩緩送到忘情上人嘴邊,忘情上人毫無猶豫就要品嘗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江林兒突然一聲輕呼,忘情上人禁不住眨眨眼,眼底略帶疑惑。

    “怎了?”

    “我!沒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兒嘴角略微抽搐,輕咬銀牙,嘆道:“行吧,我果然還是不能對你做這事,這酒里面我下了藥!

    忘情上人略微皺眉。

    江林兒低頭、撇嘴、眨巴眼,低聲說著:“我是覺得,咱們兩個重歸于好已經十多年了,也該……

    繼續向前邁一步……

    找一找咱們當年,也沒邁出的那幾步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手理了理自己耳旁的發梢,聲音越來越低,最后只有一句:“你懂的吧!

    忘情上人灑然而笑,問道:“這是什么藥?”

    “我搞來的情水,”江林兒倒是講義氣,沒出賣自己的小徒孫,抬手豎了個大拇指,“據說效果超強!”

    忘情上人啞然失笑,手中酒杯一揚,在江林兒那一聲輕呼中,仰頭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“咳,”忘情上人放下酒杯,深情款款地看著江林兒。

    “林兒,我不善此道,只會修行,很多時候不能對你關心到圓滿。

    接下來,該如何……你教我可好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個……”

    江林兒臉蛋頓時紅透了,支支吾吾了一陣,“這個,我也不知……

    大概,先等藥效發作……吧!

    “善!

    忘情上人鄭重地點點頭,而后兩人坐在柳樹下,四目相對,靜靜等待。

    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要不,多喝點?”

    江林兒弱弱地問了句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摸著下巴沉吟一聲,緩緩點頭,將酒壺拿了過來,給自己又倒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又片刻后……

    “有感覺了嗎?”江林兒納悶地問。

    忘情上人眉頭皺的更緊了些,干脆將那酒壺拿起來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酒壺落下,兩人四目相對;

    江林兒俏臉通紅,忘情上人卻是極度正經,盤坐在那,努力找尋著藥效。

    如此,過了半個時辰……

    樹下的兩人面面相覷,一旁忘情上人已經開始閉目自查,看自己是不是……

    嗯,身體有什么隱疾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草屋中,靈娥禁不住笑出聲來,小手捂著嘴,在椅子中縮成一團,不斷顫抖著。

    側旁的李長壽額頭掛滿黑線,瞪著樹下的這對老神仙眷侶。

    什、什么鬼?

    忘情上人對這事,真就一點都不懂的?

    難不成,這位上人的悠悠歲月,完全一門心思修行,根本沒開過小差,也沒用仙識探查過門內修為低的道侶?

    這怎么可能!

    可……

    看忘情上人這表情、這眼神;

    感受著忘情上人竭力運轉仙力、搜尋并不存在的情水藥效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當真想象不出,這會是一位‘九個徒弟能出五對道侶’的老神仙!

    大法師在上,該如何告訴忘情上人,拉手手是不會有寶寶的?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呻吟一聲,對當前局勢略感無力……

    他總不可能直接傳聲、暗中指導,那因果可就牽扯太大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忘情上人帶著幾分疑惑,在黃昏時離開了小瓊峰,江林兒氣勢洶洶沖到李長壽和靈娥的藏身之地。

    李長壽自然不能說破自己給的是假藥,笑著解釋,可能是忘情上人修為太強,他一個小弟子煉制的丹藥,有些效力不夠。

    江林兒仔細想想,倒也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她幽幽地嘆了口氣,趴在了靈娥的床榻上;

    又想起趴著對自己十分不利,翻了個身。

    所謂洪荒咸魚,大概也就是說的她這般了吧。

    李長壽問:“師祖,您接下來想如何?

    既然已經確定了忘情上人的心意,倒不如乘勝追擊,此事宜早不宜遲!

    “唉,怎么乘勝追擊,”江林兒無力地回答著,“這種事,總不能我一個女子主動教他,再說,本師祖……也沒什么……

    啊呀!算了算了!

    這事越扯越亂,先就這樣吧!”

    李長壽有些欲言又止,隨即決定還是從忘情上人那里入手,對師祖做了個道揖,告辭離開。

    夜幕降臨,李長壽駕云飛回丹房時,也在不斷思索此事。

    帶著幾個……學術方面的問題;

    李長壽將心神歸于龍宮喜宴上的紙道人,睜開雙眼,看向了一旁的月老。

    天地姻緣都歸這位老鐵管,且問一問月老有沒有一些‘知識普及’的妙招!

    結果,傳聲一問,月老也是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海神道友,”月老傳聲回答,“貧、小仙只管撮合,不管撮合之后的事。

    這個,生靈繁衍之大事,如何用教的?”

    李長壽苦笑道:“行吧,此事當我沒問,多謝道友了,我繼續想辦法!

    月老納悶道:“道友可是在撮合誰與誰?”

    “不錯,是我兩個朋友,”李長壽道,“一個比較單純,一個十分單純,兩人湊在一起,說的都是修道之事,談的都是長生如何,當真有些難辦!

    月老笑道:

    “道友,若是一味追求這些,反倒是落了下乘。

    道侶、道侶,本就是陪伴修行之伴侶。

    既已修仙,超脫凡俗,何必非要再如此在乎此事?若是不想有子嗣,其實不必多求什么,這樣也挺好!

    李長壽拱拱手,道:“多謝月老教我!

    雖然沒什么大用。

    當下,李長壽陪月老與幾位天將喝了幾杯酒,也搞不清這已算是第幾桌了,面前依然是滿滿當當地海味。

    沒帶伶俐過來,當真是可惜了。

    稍后,李長壽再次分心他處;

    在地下密室中的本體,攤開了一張紙,努力回想著自己上輩子接受過的普及教育,糅合洪荒【話說一半】的特色,開始編纂給忘情上人的寶圖。

    半夜過后……

    “大功告成!”

    李長壽停下畫筆,抬手擦了擦額頭的熱汗。

    稍后經酒烏師伯之手,將此物獻給忘情上人,就不必擔心后面之事了。

    為了怕惹來因果,李長壽只是將上輩子跟各位老師學來的十八般武藝,露出了……

    嗯,大概一成。

    正當李長壽想收起筆墨,突然又想到了什么,嘴角露出的笑容帶著幾分惡趣味,提筆為這套‘馬賽克之圖’,寫下了四個小字。

    《新婚寶錄》。

    隨之,李長壽放下了自制的毛筆,伸展了下筋骨。

    他剛要用仙力,將自己辛苦創作的寶圖封存起來,眼前突然閃出一道金光!

    一縷微弱的天道功德之力,直接落在了他元神之上。

    這……

    李長壽禁不住愣了,低頭看看這張圖,再看看自己那增加了少許的功德儲備。

    這也行?

    天道老爺莫非是在暗示他,將這東西擴散出去,就會獎勵更多功德?

    算了吧,這東西要承受的因果著實太大。

    李長壽搖搖頭,在這張馬賽克之圖最后寫了一句……

    ‘閱后即焚,勿與外知!

    核心突出一個穩字。

    反正天道老爺灑下來的功德,又不可能強行收回去。
香港三肖中特期期准